全国服务热线:

新闻动态 当前位置: 凯发赌场 > 新闻动态 >
租车公司和滴滴形成了“利益合谋”添加时间:2019-06-14 10:20
  

  但实际上,其中存在数百万的“特殊”车主。他们大多是外地人,从租车公司租车跑滴滴。

  为了招募司机,租车公司和滴滴形成了“利益合谋”,甚至帮助司机绕过监管,缴纳罚款。

  滴滴无疑站在了食物链的顶端:在掣肘租车公司之后,租车公司只能进一步压榨司机。

  而第二天清晨5点半,李洋就会起床。6点,他准时开着八成新的朗逸开始跑滴滴,绕北京城一大圈。

  但李洋和普通的滴滴司机不同,他通常会避开机场、火车站等地区,遇到查车的,都会绕行。

  “全国租车跑滴滴的司机,已达到了数百万。在北京等个别城市,租车的占了绝大多数。”多位租车公司的创始人透露。

  这个群体大多在30岁以上,学历较低,多是破产小生意人、黑车司机、第三产业劳动者、兼职白领和兼职小生意人。

  建坤永昌汽车租赁有限公司销售员小C透露:“现在在北京跑滴滴的,大都是外地人。”

  “他们的收入都不太高,在每个月7000元到1.2万元之间,还要扣去四五千的租车成本。”一家租车公司的创始人吴光透露。

  他们是互联网盛世繁华下的产物,他们将一切都依附在一辆车上,游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……

  在滴滴这种网约车模式崛起之后,曾经存在一批租车跑滴滴的司机,但比例并不高。

  但2016年年底,《网络预约出租汽车经营服务管理暂行办法》问世之后,各地政府又再推出了自己的监管细则。

  于是,2017年前后,在网约车监管严格的城市,崛起了大量的租车和汽车金融公司,开始和滴滴合作。

  滴滴无疑处在食物链的顶端,而司机则被层层盘剥,利润和生存空间在不断减少……

  李洋就是从此处报名的,他点击滴滴页面的“车主招募”,就看到了“无车加入”的选项。

  李洋填写了自己的联系方式,第二天,他就接到了自称与滴滴合作的租赁公司电话,叫他去门店咨询并看车,并给他发了一个位于北京沙河的地址。

  等到了租车公司,他发现,“办公墙上贴着滴滴的海报,员工也穿着滴滴的工作服”。

  “基本不会被抓,但是尽量避免去火车站、飞机场这些地方。即使抓到了,公司也会报销,你放心吧。”李洋记得,当时对方是这样答复的。

  分期租赁适合手头紧的人,最少只需要缴纳3000元,就可以拿走一辆车跑滴滴,门槛极低。

  有一部分人,是被QQ群、朋友圈、各大社交平台中的招聘吸引而来,另有一大部分人,来自朋友同乡的介绍。

  四川人远生,就是从招聘网站而来的。申请完之后,他就接到了邀请电话,让他去门店选车。“我被‘每月轻松过万’打动了。”他回忆。

  因为监管的主要意图和出发点,是希望网约车的司机素质高,车辆好,且安全有保障。

  “我们对司机的要求就是,没有一次性被扣12分驾驶分,没有犯罪记录。”多位租车公司的业务人员称,没有犯罪记录,是他们对滴滴司机的主要要求。

  此后,滴滴曾爆发过多起与滴滴司机有关的安全事件。“这多多少少都和这么低的入行门槛有关。”多位业内人士指出。

  “如果是租来的车,肯定有很多人是无法满足双证要求的。”但李洋称,几乎所有前来租车的司机,都会得到租车公司的统一答复:“被查到,我们报销罚款。”

  “我们和滴滴达成了某种合作,会帮助司机缴纳罚款,还会告知司机尽量别去火车站、机场。”吴光透露,被查到的司机太少了,两个月来,只有一例。

  “就算被扣车了,我们一两天内就能把车拿回来,不会耽误司机出车。”他表示。

  双意途顺汽车租赁公司、建坤永昌汽车租赁公司和山得利汽车租赁公司,都告诉了一本财经相同的答案。

  比如,双意途顺汽车租赁公司的管理人员表示:“我们是和滴滴合作的公司,能帮司机缴纳罚款。”

  一家租车公司的负责人林斌透露,他们除了收取司机的租车费用之外,还可以收到来自滴滴的分润。

  林斌透露,滴滴会从司机的每个订单中收取20%的抽佣,再把其中的2%到8%返给租车公司。

  但分期购车有一个要求:首付最低30%。购车门槛更低的“以租代购”模式,于是崛起。

  以租代购在这个领域的要求是:首付只需要10%,但通常司机要和租车公司签订3年的合同。

  “跑滴滴的司机,绝大多数都会选择以租代购,因此宣传特别好,首付一成,跑三年滴滴,不仅赚到了钱,车也是你的了。”林斌透露。

  通常在租金的基础上,再加上利息,这个模式实际上收取的费用,比直接租车要高得多。

  首先,滴滴在市面上开始占据垄断地位。一家企业夺下江山之后,通常就会开始垄断性的收割利润之路。

  “现在的补贴越来越少了,每招募一位司机,滴滴平均只能奖励100元。”林斌现在每年的补贴近10万,以前有四五十万。

  司机李洋也表示,自己的收入在直线下降,“以前每天赚四五百,现在每天有三百就不错了。”

  最关键的一点是,因为租车玩家增多,大家都在疯抢司机和市场,租金价格被打得越来越低。

  “我们甚至开始亏钱,但是和滴滴、司机都签了合同,又不能不干。”多位租车公司的负责人称,滴滴的合同是排他性的,无法再与其他平台合作。

  一家租车公司的创始人韩东磊与滴滴合作5年,缴纳了近十万押金。“我们只能听从滴滴的安排。即使滴滴没有补贴,我们也得继续做。”他表示。

  “我们获得补贴的方式是依据评分,滴滴制定了数十项评分标准,为租赁公司打分排名,且规则变更频繁。”韩东磊称。

  “我们在各大论坛甚至大街上贴广告,去招司机,直接说可以月入两万,还用美女做销售,忽悠司机赶紧签合约。”一家租车公司的销售员何佳透露。

  “为了抢司机,我们鼓励他们用以租代购的产品,设置一些金融陷阱,表面上看首付低,其实后面的利息很高。”何佳称,因为表面看首付很低,司机觉得自己还赚了便宜。

  但很快,司机就会发现,利息过高,他们每天跑车的钱,都不够支付分期和利息。

  位于广西的小阳就曾拿用以租代购的方式买了日产轩逸轿车,租期三年,每月租金3030元。

  但是,针对这些变动和细节,在以租代购的合同中并无体现,大批司机们不仅丢了工作,还债台高筑。

  2018年,滴滴就开始扩张自己的汽车租赁版图:收购人人车,自建租赁公司。

  “滴滴变成了我们的竞争对手。”韩东磊认为,自己只是滴滴成长路上的“炮灰”——需要他们的时候,滴滴就让他们打前锋,不需要的时候,他们就马上可以被替代。

  本文系未央网专栏作者一本财经发表,属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网站观点,未经许可严禁转载,违者必究!

  您的评论提交后会进行审核,审核通过的留言会展示在下方留言区域,请耐心等待。